20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初老居士高瞻远瞻地提出“佛教是文化”的思想;1987年4月23日,又创办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Buddhist Culture of China,英文缩写:IBCC),创刊《佛教文化》、《佛学研究》,开创了以文化弘法的新局面。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作为中国佛教协会举办的佛学研究和文化交流机构,本着赵朴老提出的“佛教是文化”“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发扬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国际交流三个优良传统”的指导方针,继承和弘扬佛教文化、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重振中国佛学研究的国际地位的宗旨;整合教内外研究资源,联合学术界积极开展多角度、跨学科、系统化的佛学研究,编辑出版佛学研究论著和期刊,通过设立研究课题、举办学术研讨会、座谈会等多种形式,推动佛学研究向更深层次、更高水平发展;促进佛学研究国际交流,不断提高佛学研究的国际化水平。

  • 韩清净

    1949年韩清净逝世后,会务由饶凤璜继续维持,直至1952年公推赵朴初为董事长,周叔迦为董事兼任总务主任,主持会务。主要会员有徐森玉、李介如、吴种因、张春山(明愿法师)、巨赞、法尊、正果、叶恭绰、李任冰、高观如、李荣熙、朱尊慧、韩种因等人。赵朴初担任董事长后,在继承韩清净遗志基础之上,相继成立了总务组、研究室、编辑室等工作机构。其中研究室由正果法师担任主任,招收研究员、研究生从事佛学研究、教学、学习等工作。1956年中国佛学院成立之后,正果法师进入中国佛学院担任教学工作,研究生亦转入中国佛学院继续学习。直至1965年,由于左倾路线抬头,三时学会被迫解散,三时学会会址逐渐沦为大杂院。三时学会时期,教界内外皆赞其为北方佛学重镇、法相唯识中心。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汇编》

    中国佛教协会在成立初期,主要是借助三时学会和菩提学会、金陵刻经处的文化资源进行研究、翻译等工作。当时三时学会和菩提学会的法师、学者主要有法尊(菩提学会翻译组)、巨赞、正果、周叔迦、高观如、林玄白、周绍良、李荣熙等人,先后编纂了“亚洲各国佛教史要”、“中国与亚洲各国佛教关系史料”、“中国佛教经济史料”及“汉藏佛教辞汇”等资料,英译了《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法显传》(1957年出版)、《百喻经》、《法住记》、《比丘戒本》、《比丘尼传》等典籍,汉译了西藏多罗那他大师著《印度佛教史》和斯里兰卡罗睺罗比丘著《锡兰佛教史》等著作,整理出版了韩清净居士所著《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汇编》;编纂了梵汉、巴汉佛教辞汇,撰写了“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关系史料”、“中国佛教思想史料”等资料。

  • 三时学会旧影,刊登于《海潮音》11卷、12期,1930年

    1953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中国佛教协会整合三时学会、菩提学会、金陵刻经处等佛教文化机构的资源,积极开展各项佛教文化事业。


    三时学会为韩清净(1884—1949)于1927年在朱芾煌(1877-1942) 邀请之下,改法相研究会(1921-1927)为三时学会。后于1936年在北京社会局报备为文化哲学研究机构,会址设在北京西城北长街27号。

    三时学会刊刻的经版

    三时学会名义之“三时”源自“系据《解深密经》佛说第三时真了义中道教义。”三时学会早期主要会员有韩清净、朱芾煌、韩哲武、徐森玉、饶凤璜、王宗周、李介如、朱尊慧、韩种因等人。并且在“以开阐佛说真实教义,引导有情修集福慧为宗旨”的前提之下,确立了以法相唯识学为根本的研究、宣讲、刊印流通、止观修习等相关修学方向,致力于成办各类社会利生事业。在其后的30多年时间里,三时学会相继出版了唯识类经典、著述20余种,其中包含至今依旧影响甚大的《瑜伽师地论披寻记》(韩清净著)、《瑜伽师地论科句》(韩清净著)、《法相辞典》(朱芾煌编辑)等书;制版影印了《金藏》中宋以后失传的40余种法相唯识学孤本典籍,并命名为《宋藏遗珍》;以及创办了大良医院等各类社会救济事业。

  • 《辞海》

    1955年,应斯里兰卡佛教界的请求,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着手英文《佛教百科全书》中国部分的编纂工作,参与写作的既有中国佛教协会的法师、学者,也有从金陵刻经处调到北京的,如法尊、巨赞、观空、隆莲、吕澂、黄忏华、周叔迦、游侠、高观如、虞愚、林子青、田光烈、苏晋仁、郭元兴、李安等人,都是当时国内著名学者,前后成文400余篇,约200余万言;并协助编纂了中国第一部百科辞典《辞海》的佛教条目。

  • 《中国佛教》

    “文革”后,随着中国佛教协会工作的恢复和展开,中国佛协设立了研究部,邀集了一些法师、学者进行佛学研究。自1980年4月起,将当年为英文佛教百科全书所写的400余篇汉文原稿,整理编辑,陆续出版为《中国佛教》第一、二、三、四册;自1980年10月起,为协助编写《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的佛教条目,成立了编撰小组,由巨赞副会长等负责,组稿、撰写和审核了稿件30余万字;又为准备撰写《当代中国宗教》的佛教部分,向全国各地佛协和名山大寺征集了当代佛教史料约120多万字。

  • 《印度教与佛教史纲》

    1982年,法尊法师翻译的《集量论略解》(陈那造)和《释量论》(法称著)分别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和中国佛教协会出版流通。李荣熙翻译的《印度教与佛教史纲》(英国查尔斯·埃利奥特著)第一卷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83年3月,中国佛教协会出版了《中国佛教史话》、赵朴初会长的《佛教常识答问》,1985年5月,出版了叶均所译、综述南传上座部佛教思想的《清净道论》(觉音著)。1986年,观空法师完成了六卷《解深密经疏》佚失部分的汉文还译工作,还将宗喀巴大师的《缘起赞》译为汉文《缘起赞句义略解·见深义眼》。

  • 赵朴初

    1983年,在庆祝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周年的报告中,赵朴初会长基于佛学研究的迫切需求,明确提出“亟需成立中国佛教哲学历史文学研究所”的倡议,此一提议得到佛协全体理事的赞同。最终经过近四年的酝酿筹备,于1987年4月23日在广济寺正式成立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由赵朴初任名誉所长,周绍良任所长,梁漱溟、启功、常任侠、常书鸿、吴晓铃、陈明远、巫白慧、潘絜兹、虞愚、金维诺、苏渊雷、苏晋仁、王森、王尧等著名学者成为了研究所聘请的首批特约研究员。在成立大会上,赵朴老指出,“在新的历史时期,总结和继承中国佛教文化的精华,丰富社会主义文化的内容,重振中国佛学研究的国际地位,是今天摆在炎黄子孙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将对佛教教理、教史以及与佛教有关的文化遗产进行如实的研究,注意延揽研究佛教文化的高级知识分子,培养年轻的佛教研究人员,与有关研究单位和个人保持必要的联系,同时也将同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和国外的佛教界、佛教学术文化团体进行学术交流……争取在不远的将来使研究所成为中国佛教文化研究的一个中心。”

  • 1987年4月23日,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在北京广济寺正式成立,图为参加成立大会的全体人员在北京广济寺大雄殿前合影留念。

    1987年4月23日,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成立,赵朴初任名誉所长,周绍良任首任所长。图为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赵朴初居士与第一任所长周绍良先生在一起。

    赵朴初名誉所长与参加成立大会的专家学者步出会场

    赵朴初名誉所长与梁漱溟先生在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成立会上

    梁漱溟先生在佛研所成立大会上的发言,摘自《法音·学术版》第1期

  • 1991年8月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由广济寺迁至北长街27号三时学会旧址,步入稳步发展阶段。